Casual Racism

一个在澳洲毕业的马来朋友说:
大意如此

“我有个在澳洲的朋友一直不太能够理解,为何大马华人对“回中国”那么敏感。以他的逻辑,大马华人的整个中文教育系统都朝向台湾、中国,董总办独中把学生送去台湾,现在都送去中国;社区文化保留都以中国为根基,心属中国(或台湾)是大马华人不断对大马社会强调的。不是就是想要在中国强大后回去吗?感觉上华社的一贯表现与对“回中国”的反应是冲突的。

(ps 我想他隔岸观火不太了解,只是以直觉推敲)

但Sarah Tiong事件让他明白了。因为在澳洲一个澳洲人和另外一个澳洲人说外语问候,是很令人反感的。但没有人敢说。他对于有澳洲人以 assalamualaikum 或 vanagham (因为他皮肤黝黑而被误认为印度人之类的)问候他,也会觉得不好受。因为他虽然是穆斯林,热爱自己的文化,常回大马的kampung。但对于这种casual racism,其实很难受。

他其实很感谢Sarah的公开反应。因为当人家用asalamualaikum问候他,他仿佛无法生气。他若有不悦仿佛很不合理。但心里第一感觉就是——你在对我说你和我不一样。虽然我们都是澳洲人。

他深刻体会了大马华人爱自己文化但心里归属是大马的感受。和他爱自己的文化但从来没想过自己不是澳洲人的情意结应该是一样的。”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