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样难。

其实,要真正的记录自己的生命旅程,部落格还是最合适的。如今都將记录散落在面子书里,有时候要寻找从前的足迹,还真的有点困难。但每每想要回到部落格,却总是显得艰难。

要重新捡起被放弃的老习惯,和摆脱不小心上瘾的新习惯一样难。

一样难。

我的家很美

 

Screen Shot 2015-08-19 at 2.10.21 AM

这海报的照片,是在Cherating一个叫 Don’t Tell Mama 的海滩Cafe拍到的。很有意思的Cafe。

开始爱上旅游拍照,是出国旅游惹的祸。回看照片,我发现我拍的其实不是景,是一种我自己当下的心情;一种情怀。

回国后我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在自己居住的城市的后巷钻。

然后,我发现有很多我自己很轻易就能了解的故事,从这些照片里一一的流露出来。不必猜测。不必推断。都是我熟悉的故事。只是,那个时候我才知道,我其实一直没有用心聆听与感受这些故事。

我想,那就像我们总把脾气留给身边人、总忽略最亲近的关怀、总看不到最靠近的景色一样;我们很轻易的就把家的温暖给忘了,直到我们失去了后,才惊觉它的珍贵。

我一直想做这一件事——让大家都看一看自己的家,感受一下这一片滋养我们的土地。我希望这只是一个开始的契机。我希望有能耐让这一件事更广泛的发扬出去。

深夜的大新闻

这两年,晚间做节目时频频遇上大新闻事件。晚间会有的大新闻,绝对不会是好新闻。而且,一次比一次可怕、一个比一个让人难过。

一边on air做节目,一边off air跟进报导,再整理新闻穿插on air播;心情要不受影响,我想我还是做不到。

为曼谷祈福。为那些认为破坏别人才能得到正义的人哀悼。无论你相信的是不是真理,都被玷污了。

Screen Shot 2015-08-18 at 3.00.38 PM

再做时事节目

我加入广播界,并不是想做时事节目的。但是,老天总安排一些觉得我应该做时事节目的人在我的广播事业里出现。然而, 也因为做时事节目,我才有机会一而再的在广播与媒体这个领域里失而复得。

无论什么事情,我都相信多角度思考。这些角度不一定都是我认同的,我也不觉得任何人有必要认同我相信的;但我觉得让所有人都有机会听到这些声音是重要的。

感谢每一次做时事节目,都会有支持的力量。而且,总比我做任何其他有的没的、自己爽的事情来得更大。我不知道我做得好不好。我常常回听自己的节目,就会觉得惭愧。我没有新闻背景,我不曾在新闻前线冲锋,我没有念过新闻从业专科,我没有一切做时事节目该有的基本经验。我只靠自己的触觉。

这一次再做时事节目,和我初入行就被委派做时事节目的感觉相同。我可以预见接下来会遇见的事情。我只希望我总把坏事说准的宿命这一次能打破。

感谢曾经也和我并肩努力做时事节目的前老板拔刀相助,用他现有的资源将‪#‎988新闻线‬ 的精华每晚剪接成视频。他的团队因为我们,每晚都必须工作到10pm,把视频上载了才下班回家。辛苦了。

这里听得到。http://video.cari.com.my/portal.php?mod=list&catid=299 大多数都是当晚时评员的评述。谢谢这些总在最后一分钟接到我们的电话却也义无反顾的大胆评论的时评员。

#988新闻线 是我和小马每个星期一到星期五,7:30-8pm主持的广播节目。整理一整天的新闻,让大家抢先听到新闻头条。网上直播:http://www.988.com.my/streamingScreen Shot 2015-08-15 at 2.01.11 PM

一面墙的空位

Screen Shot 2014-05-10 at 2.30.08 PM

对于出书这回事,我在还没有正式进行的时候就有所保留。在印刷界出版界十几年,对于这一行的每一个小细节若说不上了如指掌,套陈峰大哥的一句话:十年一个专,我这半桶水也算得上是一个小砖块吧?从成本到发行,我清楚知道最终会是吃力不讨好的。即使许多听众一再要求我将原创故事收编成书,我始终有所保留。

只是,2012年的7月,出书成了我为了保护一份我热爱的工作而必须做的事情。是的。那是在我认为我竭尽所能的范围里能够做得好的唯一一件事。于是我主动整理文字,将内容概念排版与整体形式都策划好,然后主动积极的找出版商洽谈。是的,是我自己一个人去打电话敲门找人家的。不是有人找我出书。也没有经纪人没有保姆没有助理去帮我拉线。幸运的是我的时机恰巧和其中一家出版社策略谋和,于是就做了。

读者与听众的积极反应很令人欣慰。但是我在那之后并未马上规划出第二本。是在大家频频询问,出版社不断的游说下,我才转了念。只是心里也很清楚知道,一个非专业作者第一次出书也许能凭新鲜感引起注目,第二次就很容易成了大家眼中的例常公事,要超越首本的效果相当困难。

可想而知我对于第三次出书效果的期望有多么低。但此时此刻会出的原因…. 不。不因为之前的‘成绩’好,如何定夺成绩好坏还真的相当匪夷所思;若以销量定夺…. 不。不因为销量佳,出版社给我的销量报表令我冒汗惭愧决定再也不要害别人,我推算人家仓库里应该还有足以喂食蛀书虫10年的量。不。也不因为例常公事,广播员凭什么把出书视为事业?自资出书这回事也绝对不能成为我的例常公事。

我狠下心决定再出,是因为某一个看了书而有多一份毅力勇敢面对生活的眼神。某一对听了故事想将领悟与力量收藏的耳朵。还有也许最关键的推动,是衷心为我奋斗了5年的这家电台给力。

我笨。从第一本随CD附送的Night听笔记本,到Night听Show,聆听会到这一本书等等等等等,都是我相当一厢情愿用自己的方式衡量当时候对电台对节目最有利的策略与方式狠下心付出的。我的确笨。但我绝对不会笨到让这一些都变成只是为策略而运作的动作。对我来说,更重要的是内容。

我将这些都视为机会,传达想法、感悟、力量的机会。所以即使在策略上不成功,我依旧会满足于仅仅一个因为我的书、我的讲座、我的讯息而得到力量的人。一个,我就无悔了。我既然已经做了,为了有这一个人的存在,我绝对不能马虎。

我不懂会不会有下一次。我很害怕看到一堆筑成一面高墙的书在我家客厅里提醒着自己的笨。但这一次无论我会不会血本无归,我竟然决定了,就不想了。

在进行书本最后校对与编辑时忽然感触而写。在送印之前…我还是随时有回头的机会。也许更实际的是整理一下客厅,准备一面新墙的空位。

从闲聊开始。

说穿了,我是有私心的。我想听他的故事。我是个爱听故事的人,尤其是善于感受的人的故事。

Print

很多可能性,都是闲聊开始的。我很庆幸自己是一个爱聊的人,当然大前提是投机。话不投机半句多,我其实会连半句都懒得讲。会邀请瑞业为节目写故事,也是聊天聊出来的。

话说我们在一个场合聊起了书。国内什么书卖得最好?据我所知——烹饪书。的确。大马人爱吃,看来也爱煮。当本地作者都为达到4位数的销量奋身努力,南下北上受尽舟车劳顿之苦办讲座,通过网络一本一本亲自包装邮寄,烹饪书则在一次书展的烹饪示范后销量直冲4位数,一个书展结束后一万个人手中都有至少一本烹饪书的现象原来是很普遍的。只是,依据我自己对朋友的抽样调查,买烹饪书的人的确很多,但是因此下厨的却很少。

瑞业文笔好不再话下,情感触觉细腻。遇上我这个总会多嘴鼓励别人做荒唐事的人,自然的就开始了一番游说:“不如你也出烹饪书吧,你在小店也在煮啊,将食谱整理一下,就像样了。”他笑说他煮的都是家常菜,以前妈妈煮的那种。然后他又说很佩服我们这些有毅力一篇一篇将作品写成一本书的人。我说因为我每个星期都要为节目写故事啊。一个星期写一到两篇,半年就自然有一本书的量。其实我也并非为出书写故事,一切都是水到渠成的巧合。

然后他说了一番接下来几天都在我脑子里打转的话。他说特想写他和妈妈的故事。他想将妈妈的一切用文字记录下来。奈何现在的生活太忙碌,若然没有一股外来的推动力,他很难抽出时间静下心来写。出版社只有兴趣要他写有关写歌词的事情,爆幕后的料之类的题材,妈妈的故事他们都没出版意愿。这成了他一直无法开始却一直很想做的事情。

瑞业的文字,无论如何都有出版的价值,爱文字的朋友绝对会认同其收藏价值。瑞业和母亲的感情,我虽然不了解,但是从他说着想为妈妈写一本书的神情里,我深刻的感受到爱。他对妈妈的爱,妈妈给他的爱。就像大多数的你我他,瑞业不是一个把柔情挂在嘴边的人;虽然我总从他的文字里感受到他的柔软。

于是,那两天我一直想,我有没有帮助这个朋友完成这件事情的能力。

我记得那天中午,我匆忙走出家大门,按了电梯旁墙上拿烙着向下箭头的金属钮,等待电梯门打开。脑子里反复构思隔天就要on air的《Night听小故事》。电梯门打开,我走进去,忽然想起瑞业写的;光良曾经唱过的那首《电梯》…. “走进了电梯,我集中超能力飞天遁地”….

忽然灵机一动,走出电梯后我边往自己泊车的地点走,边用手机拨通瑞业的电话号码:“趁着我还有这个空间,不如你为我的《Night听小故事》供稿吧!一个星期一篇,文长800字左右。写满30篇,就几乎有一本书的量了。有on air的压力,你不能断稿,那就是外来的推动力….. (中间省略一大段我建议的内容构思)……如果你赞成,我向上头请示,只要他们点头就on了!你ok吗?”我一轮嘴说了很多,电话另一端的瑞业静静的听我说。

然后,他只说了一个字:“好。”

他是用很肯定,很坚定的语气说的。

9月的第二个星期一下午,瑞业在参与了邦咯海岛节后,忙碌得只能在回居銮的巴士中抽出一些时间。第一章就是在巴士里完成的。

Photo Sep 17, 6 02 27 PM

晚上,他把手写的稿子打成电脑存档发给我。看完最后一行字,我的视线就模糊了。

当晚,我忍着不小心哽咽的声音,on air念了《阿姨,呷饭啦》第一章。我以为那是我第一次念瑞业的故事,所以一时感触。

一个星期后念第二章,我又哽咽了。

——————————————————

《阿姨,呷饭啦》第一章:https://www.facebook.com/notes/988-dj-pm-彪民/992013-night听小故事阿姨呷饭啦洪瑞业著/10151697147729833

《阿姨,呷饭啦》第二章:https://www.facebook.com/notes/988-dj-pm-彪民/1692013night听小故事阿姨呷饭啦洪瑞业著/10151697142574833

下一座山丘, 已经在堆砌中。

我是一个能够清楚记得生活里的每一个阶段的人。
无论是结束,还是开始。
无论是开心,还是落寞。
无论是期待,还是遗憾。

我可能记不起那一个画面,
那一把声音,那一张脸;
我记得的,是感受。
深刻得无法被挥去,
突兀得抚平不了,

岁月用力刷洗都不褪色的感受。

有时候,我会为自己对自己如此残忍而黯然。
有时候,我则为自己如此轻易就抓紧了感动而欣喜。

慢慢的,我和豁达成为了好朋友。
不为伤悲的事情太难过,因为会过去的。
不为快乐的事情太期待,因为会失去的。

即便如此,我还是深刻的感受到我的感受。
别人不一定在乎,我却在呼吸里激动着的
那些人、事、物… 和情感。

豁达原来只是朋友,不是伴随终生的情人。

我是一个善于感受的人。
活了这些年,我对自己唯一明白的也许就只有这一点。

那些过去了的感受,在我心里堆起了一座又一座沙丘。

一座又一座把我深深淹没的沙丘,就是我存在的证明。

有一天,一场突如其来的风沙暴会将之吹散、移平。
细沙随风漂到无人的海洋,在夕阳里散落。

活着的时间逐渐变少中。

我的感受,是我。
无对。
无错。
无价。
无谓。

下一座沙丘,
已经在堆积中。

山丘,
在堆砌中。

照片图解。

这些,都是没有经过设计,随即拍的。照片的故事,都是我自己猜测的。故事的感悟,都是我自己的感受。不打算找答案,问真相。拿起相机按快门原来就是很个人的一件事。就这样,很个人的陶醉在自己的想象中。

xindiantu_Photo_BirdTree copy
xindiantu_Photo_tofeel copy

xindiantu_Photo_Wheelchair

xindiantu_Photo_Worker

xindiantu_Photo_Turn

 

xindiantu_Photo_Stairs

xindiantu_Photo_SeeLook

xindiantu_Photo_Read

xindiantu_Photo_LightBulb copy

xindiantu_Photo_HUG

xindiantu_Photo_HorseFocused

xindiantu_Photo_GiveWay

xindiantu_Photo_Chilis

XinDianTu_Photo_CatWindow

xindiantu_Photo_BIRDINCAVE

xindiantu_Photo_BirdBuildings

这话不是说来好听的:我就只有这个当下。

广播这一个行业,本来就不是一个能够寻找安稳的行业。谁在当中期待每一步的经营都能化成成绩,谁受的伤害就越大。我常在节目里说为当下努力就好,每一个当下会累积成为一条属于你的路,无论那是不是你计划中要走的路,那路是你的。

我们都有自己要走的路。未来是我们看不到的,但看不到不表示没希望,没希望不代表要绝望。总有能走的路。

我早就放弃追求安稳,但是我相信付出。付出无法换取未来,但是能换取当下的心安。

我只有这个当下,我为这个当下的心安与无愧付出。

继续努力着。

IMG_9926

管启源写的序。

都几岁了,还相信这种?呵呵。说得真好。

其实和管启源的关系很奇妙。虽然是同辈的同乡却从来没有在老家有过牵连。虽然我也偶尔涉入音乐界却也没有跟他有过任何正式的合作。我是看他的词、部落格认识他的。他是怎么认识我的,我整理出一个头绪后知道是因为《留意聆听》论坛。然后就好像很熟络一样。其实我们见面的次数很少很少。这和我其实是个宅男不无关系。

《今晚最Night听》会找他写序,除了因为他是高知名度的不懂如何归纳的多方位才子之外,也因为那一通电话、和那一封他在我的广播空窗期发给我的电邮。他知道我对广播和对音乐的热忱。他想做一些什么。虽然他也不知道自己能做什么,就是想做一些什么;好让我能够再做广播。那电邮内容我也不记得了。但是,那是一种能量。他给我的能量。也许他只是一时感触,但是因为他对我相信,让我继续相信着。

那是他当时为我煮的一碗番茄萝卜瘦肉汤。

都几岁了,还相信这种?呵呵,你是我相信这种的其中一个关键。谢谢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