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待灵感。

大选的气氛越来越浓,从媒体到咖啡店、网上到美容院都有人在问同样的问题:你们说什么时候会大选啊?你一言我一语,大家都有各自的道理,各自的逻辑。每一个逻辑都似乎很有逻辑,然而每一个逻辑听起来也很像流言。

朋友定了飞机票出国旅行,因为有人说大选很可能在那段期间举行,于是将飞机票给换了。从7月换到11月,然后又换去明年3月。最近又有人猜测3月会举行大选,他为了不错过第一次投票的机会,蠢蠢欲动的想要再次换机票。只是每一次换机票,都必须付额外费用。原本在优惠期买的便宜机票,如今已经比一般价码还高。

我认识一些活跃于民间社团的朋友,由于社团常有“可靠消息来源”透露大选日期,为了闪避大选,将欲大势举办的活动日期一延再延。三番四次的重新规划,浪费了不少资源。最后,“可靠消息来源”最可靠的的消息,仅仅是“首相改变主意了”。

说穿了,就是我们的选举制度有问题。根据宪法,我国的选举最长五年必须进行一次。届满五年后,国会将自动解散。解散之后,半岛地区必须在两个月内举行大选,沙砂则有三个月的期限。然而这五年期间,首相可以随时向国家元首提出提早解散国会的建议。只要国家元首点头,国会能够提早解散以举行选举。宪法里并未阐明提早解散国会的条件,首相有绝对的权利基于任何理由向国家元首提出建议。

由于时间表完全由首相掌控,国人除了察言观色,也真的别无选择。于是常听前首相用“等待灵感”的说辞化解坊间的揣测。有时候话传到了外国朋友耳边,都会脸色一青惊讶的问:“你们首相是艺术家吗?”

没有准确的选举日期,除了为一般民众造成困扰,也造成了不公平的竞选氛围。以过去的观察与分析,首相一般上都会选择在最利于执政党的时期提出解散国会的建议。也不难发现,在朝阵营不时作出一些试探性的政策,以探测民意。一旦觉得氛围不利执政党,就放缓脚步另选吉日。

这些小动作不但劳民伤财,也引起不必要的揣测。小则影响民间活动,大则影响投资氛围。试探性政策常常有雷声大雨点小的情况。政府的施政诚意也因此令人怀疑,即使再有诚意的政策,也会被解读为政治戏码。这直接打击了在朝阵营的公信力,破坏性何其大。

其实,首相应该以尊重5年一次选举的制度为大前提,非必要情况绝对不提出提早解散国会的建议。那么每一届选举成立国会后,下一届的选举期就已经有一个明确的轮廓,人民与各政党都能够作出适当的规划。若然首相无法自律做到这一点,我觉得应该推动修改宪法:在没有特殊或危害国家安全的情况下,首相不得提出解散国会的建议。

希望选改委员会,能够考虑修改举行闪电大选的相关条文,以打造更稳定并成熟的选举制度。

 (本文刊登于联合日报)

网络战无胜算。

巫统主席提出有胜算才能在来届大选上场的说法,引起了一阵慌乱。怎么定义有胜算?谁决定有胜算?

这个所谓的“有胜算”的定义虽然一直到大家达致低调处理的默契后都无法有一个明确交代,值得关注的一点却是党主席兼首相大人在提出这个想法的时候,有特别提及“懂得善用网路的候选人将有优势”的条件。这再次体现了国阵对于新媒体策略的重视,又或许是深信308重挫以及近年来的政治风雨和在野党善用新媒体不无关系。

国阵阵营近年来对网路的攻势出尽全力。除了议员本身努力经营,据说也聘请了不少抢手代打。可惜无论出多少力气,效果总是惨不忍睹。大多数网友对在朝议员网页的回应与留言都不友善。早前还有网友在首相的面子书留言要对方“闭嘴”,引来众多网友的称赞与吹捧。

这些都被在朝阵营解读为“在野拥有强大的网络策略”。其实不然。在野不但没有所谓的“强大的网络策略”,甚至和在朝阵营一样,根本无法掌握网友趋势与反应。有些议题更是因为网友的自我解读与议论,才引起在野阵营的留意。换句话说,是热血的网友为在野策划对策,而非反之。

大多数网友的言论与反应之所以会给大家倾向支持在野阵营,其实是在朝过去几十年种下的因。这许多年,一般民众即使从来不曾被煽动法令、内安法令对付,却都有一种“要论政就必须压低音量”的压力。这甚至是大马家庭教育不可或缺的一环;不是吗?为了不要招惹麻烦,父母总会提醒孩子不要“乱说话”。

压抑了几十年,如今网络媒体让每一个人都能在最短的时间里把自己的经历、感受、意见向大众广播。当成千民众同时上网发言,当局要个别对付当然会应付不暇。当局也不是没有杀鸡儆猴的动作,然而却制造了反效果。可以这么说,每一个尝试控制或掌握网友发言的行动,都在催生更多异议网友。

而那些支持在朝阵营的民众为何都无法发挥网络力量呢?这些朋友从来都有公开欢呼的权利,他们在现实中无法完成的事情不多。即使是攻击在野阵营的荒谬言论,写一篇文章开一个记者会就有媒体争相报道。他们根本不屑网络管道。那也就是为什么,在朝阵营的网络战必须花钱投资,而在野的却只凭网友的一股热血就能完成。

以不面对并不承认网友议论的方式处之,只会让更多国人以“心里有鬼”的角度解读在朝阵营的心态,因此让流言与事实的界限一再模糊。在朝唯一瓦解网络议论的策略只有一个:完全开放传统电子与平面媒体的言论尺度。

首先就是让大家都有机会公开讨论网友的所有议论,无论是流言还是真实的,只要异议网友在传统媒体得到了同等的议论平台,网络媒体的力量就会相对来得小。再来就是弃用惩罚制,而用正视议论的方式提高网友的言论责任。承认网友议论的确是不可忽视的监督力量,正视每一个投诉与意见,让网友感受政府为调查每个议论而必须投入调查资源,提高网友的社会责任,因而减少猜测性与不负责任的议论。

善变。改变。改进。

人是善变的。从小到大,有几个人对自己的喜好厌恶从来不曾改变过?小时候讨厌榴莲,如今却恨不得每天都是榴莲季节。小时候喜欢蓝色,现在莫名其妙的觉得黄色才够帅。除了对于婚姻忠诚,并没有任何法则规定我们必须从一而终,善变像是人类基因里永远甩不掉的个性。

虽说善变为天性,改变却总是让人却步的。善变也许是随着环境的改变、体验变丰富、视野变开阔后自然发生的事情。改变则是刻意下功夫为现有的状态作出一个180度的调整。人一旦在某一个环境里感觉舒服了,就不觉得有必要做主动的改变。直到有一天发现那所谓的舒服是假象,可能为时已晚。

像一张坐下去还会随着你的身形调整的沙发,即使你一开始并不怎么喜欢沙发蓝色的外观,若然你坐得舒服,很快蓝色也会变成你喜爱的颜色,因为你的头脑会将蓝色与舒适划上等号;善变基因作祟。只是有一天,有人告诉你那沙发里装满的不是海绵粒子,而是垃圾场捡回来的黑心邋遢物,你该换一张… 你一定会迟疑。沙发里包什么重要吗?换一张会一样舒服吗?

于是改变与改进现在会是你最大的疑虑。

如果我们要改变,我们当然是为了进步而改变。一天忙碌后放工回家,你只想要舒服的放松一下。蓝色沙发已经给了你舒适,那还有进步的空间吗?表面上是没有的。然而如果你不要继续默许沙发工厂用邋遢物来取代海绵粒子、如果你不要有一天沙发爬出蛀虫、如果你不想你的孩子变得和你一样没有原则没有理想,那即使换一张开始会坐得不舒服的沙发也是值得的。你换沙发不一定能确保舒适度,然而却能对所有家具工厂传达一个正面讯息。

海绵粒子沙发工厂的老板也必须了解一点,为何黑心沙发会比海绵沙发更让人舒服?为何那么多人宁愿坐在随时腐烂的沙发上,也不愿意作出换沙发的改变?是不是因为你的产品并没有给人改进的保证?要如何做到看来卫生干净的海绵沙发真正卫生干净?要如何做到你的产品不但能给人们一样的舒适度,还能够让人们更舒服?请切记消费者选择你产品的原因:海绵粒子。若然你为了保持舒适度而尝试在用料中参杂黑心邋遢物,你也会很快被遗弃的。因为消费者的改变动机,全为了改进。这全都在厂商自我改进的思维里。你要消费者改变,你有改进吗?

善变是自然的。改变是必须的。改进则是必要的。

(本文刊登于联合日报)

不必留下。不要出走

最近身边有一个朋友即将到美国去发展,消息虽然来得有一点突然,可是也不算是意料之外的事情。身边几个从中学便混在一起的好朋友,有一半如今只能通过面子书打招呼聊近况,分布在世界各个角落都有。从最接近的新加坡、南半球的纽西兰、澳洲、到英国,现在美国也散布了。

虽然说如今大家都了解“地球是平的”这个道理,然而如果要发挥影响力,从身边做起是最直接的。于是每个人所在地即使看起来再不重要也还是关键因素。我不禁有一点感伤。不是为大家可能疏离而感伤,为大家骨子里那一股挥之不去的媚外心态感伤。大家挂在口边的常常是:有机会一定要离开这里。

我不想以爱国论述说人才外流的现象,我们用实际的个人事业发展潜能来说一说。

马来西亚在国际商界的蓝图上,是一个具潜能的市场。潜能就是机会。根据最近 科尔尼咨询公司2011全球服务业所在国指数报告,我国是全球排名第三的外包理想国。福布斯2010年报告的报告也将我国的投资保护排在全球第四名,2010年度国际商业报告中,我国全球投资机遇国中排名第八,而发展管理学院的2011年最具竞争力经济体排名中我们也有第16的位置。

如果不谈别人用计算机里的数据统计所给以的认同,我们在各自的工作领域里,应该都不难发现有很多进步或发展的空间。我们可以选择埋怨、甚至唾弃这种目前直接影响工作效率的环境,然而如果你是有办法察觉问题的人、并且知道方法或相信有更好的提升机制,你就是人才。你就是可以改变这个环境的人才。

从待遇与福利来看,投入一个已经蓬勃的发达经济体也许直接快捷许多,然而你永远只是一个坐享其成的打工族。马来西亚各领域都有待发展、有待提升,而这就是最好的机会。一个真正的人才,是懂得引领改变,创造价值的。工作不要只是为了口袋。你是社会的一分子,而通过工作发挥影响力,是引领社会前进发展最直接的方式。

我不反对国人走出国门去寻找更广阔的天空,为自己寻找更大的发挥空间。可是如果你是因为国内的制度僵化、对体系不满而走出去,我总觉得可惜。你带着怨恨离开,那种怨是会永远跟随你的,因为你没有努力去改变它。

你是人才,不一定需要留下。但是,不要以出走作为目标。

~~~~~~~

刊于18/10/2011 联合日报《平民谷》专栏

说谎的快感。道歉的意义

说谎是本能。这话说出去也许就会有“人之初性本善”还是“性本恶”的无止境辩论随之爆发。然而我却觉得这个本能和善恶无关。

人之所以有说谎的必要,大多数时候都只有一个因由:保护自己。当自己做了一件天地不容或可能招来重大惩罚的坏事,为了逃避责任而开始捏造故事是我们每一个人小时候都曾经做过的。是否还记得那一次把妈妈最爱的花瓶摔碎后,硬说是风将之吹倒?还有一次你忘了做功课,却对老师说作业簿被狗咬破了?这样的谎言怎么说得上是恶意的呢?那是为了自我保护。避免吃藤条、害怕被罚站,所以用谎言自卫啊。现在回想,你记得的不是那几次被试穿而理所当然被惩罚的经验,而是那些你将谎言说得连自己都相信了的快感。

人体会自动记录快乐的事情。原本为了保护自己说谎成功而得到的快感是身体细胞里无法删除的记忆。我觉得每一个人其实都在寻找机会再度感受那种愉悦。于是男人在结婚后找小三、女人藏私房钱刷爆卡。只要成功圆谎,他们会一直快乐的活着。寻找快乐的时候总不会在乎那快乐是短暂的。一直到东窗事发,才发现原本寻找快乐的动作,伤害着别人。

当你说风将妈妈的花瓶摔碎了,你不知道原来那花瓶是外婆留给妈妈的唯一遗物。当妈妈把碎片一一捡起来用,小心翼翼收在抽屉里,你才知道妈妈不是生气,而是失落。当你说作业簿被狗咬破了,你不知道隔壁老张投诉你家的狗是疯狗,你的谎言证实了老张的指控,爸妈于是把狗送去流浪狗收留所。一只狗的幸福于是被你断送了。

于是原来没有恶意的谎言,却造成了让人难过的痛苦。而真正考验你性本善还是性本恶,是你现在的行动。你可以为了逃避被惩罚而继续坚持自己的谎言。你原本就没有恶意,又何必为自己没有做的事情道歉呢?另外一个选择是,承认自己的大意与错误以弥补无心的过失。无心也是错,于是你要做的是面对自己的过错,接受惩罚。并打从心里学会这点:快感如果是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上,那其实一点都不快乐。

媒体指槟城首席部长在国外发表柔佛治安差的谈话,是谁在追求说谎的快感,我不知道。然而在事实未理清楚的情况下,愿意为事件引起不快而道歉,是大将之风范。无论原意是什么,该做的还是该做。伤了和气,就什么都做不了了

~~~~~~~

刊登于联合日报。《平民谷》专栏

50令吉… 你联想到的是什么?

如果每年多付五十令吉的费用,就足于让欠上万卡债的卡奴们放弃依赖信用卡周转,对我们这些快对国家政治文化绝望的大马子民来说,是振奋剂;至少证明了奇迹是有可能发生的。

然而,马来西亚的中文教育还算是成功的。我们都知道“天方夜谭”怎么写。

在电台节目里和听众分享谚语“杀鸡焉用牛刀”时,忍不住又提起这个令人彻夜难免的世纪IQ题。对于2010财政预算案提呈的这个政策,我问遍专家,没有人能以理智的脑袋分析个中原因。财政部长提出的理由,牵强得能令来不及消化的完整块状 roti canai 从嘴巴喷出来。除非,国库真的是穷到连五亿都不能够放过的惨况。如果真的是如此,我们应该先担心养老的公积金基金还在不在。

如果政府真的那么关心卡奴现象,大可以立法限制每个人的持卡数量、向第二张信用卡抽取额外高利息税务、提高并管制银行发放信用卡的标准。甚至将现在提呈的每年五十令吉政策,改成对第二张信用卡抽取每个月五十令吉的税务。我不是财经专家,可是稍微动动脑筋,就能有其他更有效并可行的方法。

我毕竟只是一个平民,怎可能看穿大人的葫芦。可是,我们做DJ的绝对要拥有丰富的想像能力。允许我想像一下接下来的局面….

此政策一旦实行,卡奴应该还是卡奴。我们这些持多几张信用卡防身的怕死鬼,当然就会一刀剪掉那些一直被冷落在荷包里的信用卡。那么要剪掉那一些呢?就以发放信用卡银行的规模来衡量吧。越大的银行越可靠。海外银行虽然大,但是分行少,要服务毕竟没那么方便。

在我想像的画面中,大马信用卡市场会经历一场大洗牌。各银行的市场占有率会改变。本地较大的银行,绝对是得益者。即使整体市场萎缩,在信用卡呆帐情况恶化的环境中,银行更在乎的应该是零售抽佣。到时候只要市场占有率比其他任何银行都高一倍,该银行就拥有主控权,趁机向零售商抽取更高的佣金。按一按计算机,这可真比拥有更多信用卡客户来得划算啊!

只是,某银行的信用卡市场占有率,和国家的财政预算有什么关系啊?

我老爸在我很小的时候就教我,用联想的方式学习推理。对于自己的联想结果,我还相当满意。现在偶尔也会想像自己的兄长当上一国之首;只是我对银行这一行不怎么热衷。可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