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ight听小故事:《那些年》外篇(1)~ 阿和和沈佳宜的真相。

on air 有声版:http://www.myaudiocast.com/pmwang/episode/5606/ 

《那些年,我们一起追过的女孩》的故事是柯腾写的。电影里的情节,是柯腾理解的。那些柯腾没有出现的场景,都是我们告诉他的。现在,我要告诉你故事的真相。我,是故事里的那个胖子,阿和。

我喜欢沈佳宜。全世界都知道。但是我从来都清楚知道,沈佳宜喜欢的是柯腾。

我喜欢沈佳宜的方式只有一个:任何时候都做她的后盾,保护她。我知道了柯腾和沈佳宜吵架后,的确第一时间就上了火车南下去找沈佳宜。然而我们之间的对话,并非柯腾理解的一般。

我没有想趁人之危。我只想陪在沈佳宜身边。我没有要她接受我。我只想让她有一个可以依靠的肩膀。我什么都没有要求,我只希望她可以很快的恢复快乐。

那天见到沈佳宜的时候,其实沈佳宜还是扎着马尾的,眼神里有忧伤,却很坚定的对我说:“柯腾追我是快乐的。他很快乐,我也很快乐。我们都很快乐。但是我想,我们的快乐,就只能活在在暧昧和追逐之中吧。….要在一起,很难了…. 我希望我和柯腾的回忆是快乐的。可是我们如果我们继续这样,会有更多难过的事情… …. 这一次吵架…. 也许这是一个机会。停止这样,可能以后的回忆就不会多了这些苦涩…… 你如果愿意帮助我,就请帮我让柯腾放下我吧。不如,我们就让他认为我们在一起,好吗?”

沈佳宜说着说着,就哭了。

我学不会柯腾的幼稚。学不会柯腾的傻气。也学不会柯腾的冲动。我总是那个用理性分析事情的胖子。什么事情到了最后关头搞砸了,我要想策略收拾残局。好玩的事情他们玩。恼人的事情我来想。

我只是没有想到,就连追沈佳宜也会变成这种局面。

我是阿和。有什么事情不能担当的!所以我肯定的点了点头,说:好。….我们是这样在一起的。

其实,有一部分的我真的以为我有机会。我以为懂得牵着沈佳宜的手过马路,她就会感觉到安全。我以为不和柯腾联络,沈佳宜就不会因为想起柯腾而神伤。我以为 为未来搭一条人生规划路线图,沈佳宜就会在我身上看见希望。

一直到那天,我们面对面吃饭。一对情侣在落地窗外闹别扭,沈佳宜看得入神,却不经意甜蜜的笑了。我知道,沈佳宜想起了柯腾。而想起柯腾的沈佳宜,已经不再苦涩。不再生气。沈佳宜已经能够快乐的回忆柯腾了。

我只是阿和。那个可以给她幸福,却无法让她甜蜜的胖子。…..我知道我的任务完成了。…..我们是这样结束的。

和沈佳宜在一起的那5个月,是我人生最迷茫,却最甜蜜的5个月。我从来不曾拥有她,但是我做到了我唯一做得好的事情… 保护沈佳宜。那是我唯一能够喜欢她的方式。

 (故事纯属虚构)

老板骂下属。《嘻哈M字辈》讨论后记

在星期六早上的节目《嘻哈M字辈》我们谈了老板有没有高声大骂下属的权力。在准备的过程里想了很多,在on air 讨论后也想了很多。于是决定将想法写下来….

在健康的企业文化里,老板与下属该是有商有量的。大家坐在一起开会,就是要将彼此的意见分歧一一分析、达致共识、并解决。然而在无法达致共识的情况下,最终决策着就是最高权限人——老板。老板的意见就是公司的方向。老板有公司运作与人事部署的绝对掌控权。老板是领导,员工是跟班。

于是当跟班跟不上领导的脚步,领导要做的决定该是:要提拔他,还是弃用他。如果是前者,领导该有一个培训制度引导跟班。为每一个跟班寻找最适合他的位置。如果每个齿轮间的轮齿无法对位,运作无法顺畅,团队是无法前进的。当跟班在引导下一再犯错,那领导应该检讨的是:这跟班是否在对的位置上做适合他的事情?还是有关培机制无法奏效?

这些都必须是在思维清晰的理智分析才能进行的。如果领导相信以恐吓与大骂的方式能够将错误纠正,团队最终产生的只会是逃避文化。为了避免宣泄式的惩处,跟班会选择做最简单最轻易完成的工作。基层的心态永远会是少做少错,而不是多做多得。

我察觉国内很多企业都面对领导层后继无人的窘境。我觉得这和责骂文化有关。即使不是当面高声大骂或面对面的责问,在电邮里的责问式沟通也严重泛滥。由于电邮的通讯方式方便,沟通变得直接,我们也很容易的流露出第一反应。最常出现在老板给员工的文句是:“请解释,为何有这样的问题?”

虽然只是几个字,却显示了老板的不耐烦与不满。这是大忌。而有些老板则选择以不回应电邮作为缓冲,那其实也是间接制造了责骂的效果;仿佛在说:我没有心情处理你的错误。

最有效的纠正方式,是制造一体感。与对方一起面对错误,解释问题,决定对策。老板为何不能说:我们来探讨以下,如何避免再犯同样的错。老板为何不能说:我们要研究问题的根源,看能够纠正多少。

于是有了另一个角度的探讨,如果员工在犯错的当前不承认自己犯错呢?那其实是老板与员工认知有差异所造成的。问题的源头有可能是:老板没有将自己的认知与标准清除传达;或是员工没有将老板的标准作为自己的标准。如果是前者,老板应该大骂的人是自己。如果是后者,老板应该给与提醒,严重则是警告。启动正常的赏罚程序。

健康的赏罚程序,该是能给以员工改正的机会。而非打击士气宣泄情绪。无论什么情况低下,责骂都不是有效的领导方式。

 

~~~~~~~

这文章也以《我们的责骂文化》为题,刊登在《联合日报》。谢谢东马砂拉越报章赏脸邀稿啊。

 

推动媒体改革,靠你。

时间回到接近六年前。那一年的我,开始制作并主持国营台的早班时事节目。我们把节目叫做《开麦无障碍》,因为我们知道一定会面对不少障碍,可是我们决议一一面对、一一挑战。我们想提供听众更多元的新闻角度与评论。我们希望节目能协助听众了解每一个新闻事件背后的潜在影响与议程。我们希望更多人能听见深入的分析与评论。

一个健康的媒体环境,是可以让媒体工作者不受约束、没有偏袒、公正中立的进行新闻报导与评述。然而我们都很清楚,无论是政治现实面或商业现实面来看,那简直是乌托邦。至少在大马是如此。更甭说国营台。然而作为一个媒体人,我们必须努力推敲、大胆尝试,尽所有可能执行媒体人的责任。作为一个国营电台节目,我无法自行组织专业独立的新闻报导团队,讯息来源除了国营新闻中心,唯有依赖报章。于是我们每天早上消化各语主流报章的内容,摘读各报章评论。

然而,主流媒体的新闻切入点相当单面。我们决定在摘读报章内容的同时,穿插网络媒体的角度。当时刚刚出现的中文网路媒体,《独立新闻在线》与《当今大马》很快的成为了听众开始熟悉的名字。对我们来说,那是一个冒险动作。然而,我深信只要谨慎,我们能够善用网路媒体的资讯,为听众开拓更大的思考空间。

我必须承认,当时我个人的潜在议程,是协助网路媒体成为更普及的新闻平台。无论对刚起步的《独立》或对逐渐广为人知的《当今》,一般民众仍然视上网浏览新闻为不务实、有距离的动作。将网路新闻纳入国营时事节目内容中,我们希望能让听众更认真看待网路媒体人的心血,并鼓励更多深入、专业、负责、公正的网路新闻报导与评论。

我不敢评断当时候对《独立》与《当今》是否真的起着我期望的效果。这个动作也只持续了一年左右,我们一如所料的遇上了摘读网路新闻的“障碍”。当然后来《开麦无障碍》也走入了历史。那我就不多做注解。可喜的是网路媒体逐渐受重视,随着网际网络的普及化,《独立新闻在线》与《当今大马》已经成为最即时的非主流新闻平台。

最近《独立新闻在线》面对的存亡关卡,我除了遗憾还是遗憾。虽然大家已经逐渐认同网路新闻的功能与重要性,然而愿意付费订阅的人数却少之又少。对于网路付费服务,我们依旧处于观望心态。在大马人不断高喊公正平等的口号同时,我们却没有意识到媒体改革,是必须由我们主动支持才能够达成的。

虽然网路新闻的可靠性依然有商榷的余地,然而专业网路媒体的存在是必要的,以达到抗衡主流媒体的目的。这跟你们追求的两线制无异。支持网路媒体不是为了支持公益,不是为了体现你的仁慈,是为了推动更健康的媒体环境。

连接:抢救《独立新闻在线》

看电视弄出来的故事。

为电台节目准备小故事,要有情节又有启发。其实参考美国电视剧有时候蛮管用的。这个故事就是看Grey’s Anotomy的时候生出来的。听众反应还不错。:P

~~~~~~~~~

15年的沉默。

从侍应生到餐厅经理,他在这餐厅工作了15年。今天是星期一。女孩总是在星期一八点就会在餐厅里出现。坐在大门边的第一张桌子。

女孩第一次到餐厅用餐,就吸引了他的目光。女孩看着长长的菜单,无从选择。于是他建议女孩一一尝试。每星期进来就吃不一样的食物。女孩也一口答应,而且每个星期都准时赴约。

他更喜欢女孩了,被女孩勇于尝试的精神深深打动。有时候,从女孩的眼神中也感觉到暧昧。好几次,他想向女孩表白,却奈何自己只是一名侍应生,始终没有行动。女孩尝尽了菜单上的所有食物,为了女孩守着每星期一八点的约定,他向厨师建议新菜色;他积极的态度得到老板的赏识,并开始提拔他为经理。

他记得那一个星期一,女孩如常走进餐厅,不一样的是,她身边跟着一个高大英俊的男生。那是他们第一次约会。接下来的每个星期一,女孩和男生到他的餐厅约会。看着女孩和男生热络的聊天、偶尔传来灿烂的笑声,他知道女孩是幸福的。

后来女孩和男生结婚了。可是他们还是每逢星期一都来用餐。不一样的是,他们开始约会时热络的聊天声,已经渐渐的减少。女孩脸上的笑容也少了。而且,每次点菜都由男生决定。即使有了新菜色,男生也坚持点他们惯有的菜色,从不作新尝试。从前那勇于尝试的女孩,似乎渐渐消失了。

15年了。这15年他就这样暗地里喜欢着女孩。餐厅老板要移民,今天是餐厅营业的最后一天。身为餐厅经理的他,打算用这些年的储蓄开一家餐厅当自己的老板。他买了红玫瑰,决定向女孩表白。他要解救在婚姻里失去自我的女孩。

他趁男生上厕所时捧着鲜花走向女孩:跟我走。我现在有能力。我可以给你选择的权力。我会陪你尝试新的事物。我会制造聊不完的话题。我会给你一个充满笑声的生活。

女孩看着他,愣了半响,眨了眨大眼睛,说:当选择很多的时候,我会因为无从选择,所以觉得烦恼。他了解我,他知道我喜欢的是什么。有他,我就不需要乱尝试了。

他脸色一沉,说:可是… 你们连聊天都变少了。

女孩淡淡的说:当两个人了解彼此,沉默就是一种沟通。而且… 我比较喜欢安静。

他依然不服气:你从前很爱笑。现在都很少看到你笑了。

女孩这个时候笑了起来:你有听过吗,有些笑容是为了掩饰内心的不安。这种不安,有时候是寂寞、有时候是孤单、有时候是因为不懂得如何反应….. 在他面前,我没有不安。就像现在我的笑容,我想…. 是要掩饰尴尬吧。

他开始觉得沮丧,转身离去前,他问女孩:那么这15年,你风雨不改的准时赴约…. 难道从来没有察觉到我对你的喜欢?

女孩这时候低下头,边吃甜点边说:其实,我们第一次约会,是他建议来这里的。他喜欢这里,所以我们一直回来。

哪天打烊后,他在女孩餐桌的纸巾发现两行字:我们要忠于自己的选择。15年前你选择了继续沉默。我则选择继续生活。我们都爱己所选,好吗?

我知道。

我知道关了灯躺在床上用耳机听广播的感觉。我知道听广播听到不愿意睡觉的感觉。我知道听到DJ说着一些自己很想说的话而兴奋的感觉。我知道发了简讯留了言后每次DJ说话都希望听到自己的名字的感觉。我知道节目结束的时候感叹时间过得快的感觉。我知道听到一半眼睛已经眯上再醒来时节目已经结束了三个小时而遗憾自己没有听到结束的感觉。

我都知道。我知道你也知道。谢谢你。

阶段。

会有机会重新走入直播室,全因为《B咖讨生活》。

我记得在Jaya One Old Town的第一次讨论。我记得那天的阳光。我的心情。Joe莫名的熟络。嘉荣对节目的期待。

纵使只是个周末的小节目。我兴奋极了。

B咖的品牌需要一点力气才打得响。当我快无力的时候,厚着脸皮用尽自己的人脉在没有资源的情况下搞一首主题曲。只为将品牌打响。Joe的方式需要一点时间才擦得亮。有磨合。有调适。我学着习惯摆脱自己的习惯所带来的不习惯。寻找那个大家都舒服快乐的节奏。

一直到我终于找到自在。它原来只是一个阶段。

今天是最后一次称自己做“B咖彪民”。Joe第一天冲口而出的称呼。

接下来要打响另一个品牌了。我答应自己。纵使再不起眼,我还是会把它擦得亮亮的。即使我只是过客,要留一道有意思的痕。

B咖精神使然。没办法。

那些看得起B咖彪民的人。谢谢你。原谅我这个不善表达情感的摩羯。你知道你是谁。

假。不假

言。论。自。由。

有时候被人归纳成为这四个字而牺牲的媒体人,我总会在心底冷笑。从来没有为了争取自由而变成伟人的动机。最后也没有忿忿不平。我知道我广播的宗旨与理念。我敢说我彻底实践了。在我有机会的时候。

那是往事。偶尔会想,可是从不挂念。作为媒体人,在什么位置就应该做什么事。当初主任安排我负责时事节目,我的挣扎点只有一个:只要我点头,广播生涯绝对会因此缩短。所以一年多后的那一天,主任用电话告知我停止主持早班节目的当下,我只问:我可以请假休息吗?

同事后来在节目播《沉默是金》。有人问我遭殃的原因,我说我什么都不懂。因为我真的不懂。也不愿意懂。无论那个听了节目而动气的人为什么生气,都不重要。我要做的,是打开一个言论平台。平台开了。到今天都还存在。虽然风波依旧。可至少可以听见不同声音的机会多了。

节目,不是我的。平台,也不是我的。作为媒体人,我必须很清楚的知道,这个位置不是个人英雄主义的踏板。现在的广播生态虽然以个人特色作为主导风格,然而媒体责任由始至终都只有一个:平衡报导,中肯分析。这不表示个人立场不恰当,然而媒体人必须紧记,每个人的立场都有被讨论与挑战的空间。包括自己的。如果你打算发表自己的想法,就必须接受被挑战的可能性。并且鼓励公开挑战,以真正达到媒体的功能~公共空间功能。让大家听到不一样的声音。

当一个节目被终止,只代表了挑战此节目的人有不一样的立场。那不悲哀。对方公开挑战,也制造受众公开讨论与检讨的契机。而当事情一而再再而三的发生,受众的意识会更清楚。媒体人的角色会更明确。

可是,这必须建立在媒体人真的以媒体人自居;而非有其他议程与目的。

我记得我的旧拍档在离开广播业的时候说过这么一句话:“我不想制造言论自由假象。” 最近重看当年的那一系列新闻,偶尔看到一些评论人重提往事,只能说大家的眼睛是雪亮的,何为假象,时间总有办法证明。

无心不插秧。无柳也能荫。

做完节目后,这话突然从脑子里冒了出来。

节目里问大家有没有“无心插秧柳成荫”的经验。留给自己的领悟,却是这么一番话。

每一个人付出的时候都有所求的。无论为是别人的赞赏还是实质回报。居然会动手插秧,就不会是无心。

不曾插秧的人也不会没有遮荫的地方。下雨了也能找到一个自己从来没有参与建设的屋檐躲一躲。

所以当我说我没有期待回报的在付出的时候,我期待的应该是我的付出将我的存在价值提高的可能性。以一种累积的方式提高。我只是比较犯贱的认为不需要针对性的付出。乱扫的机关枪总会偶尔击中红心。也许是我工作狂个性作祟。我不是无心插秧。而是有心乱插秧。

只不过,要我找别人的屋檐遮荫,暂时性的还好,时间长了就会觉得在占别人便宜。即使有人愿意主动施舍,我总觉得自己承受不起。如果那一天我被逼躲在你的屋檐下,你一定会看见我爬上屋顶为你家修瓦。我如果没有插柳秧,就不会奢望柳荫。也许又是我工作狂个性作祟。

于是我现在知道为何乱插秧。

我是怕哪一天找不到荫。

无可救药的insecured soul。

这。就是力量。

每次看李成就的故事,我都会得到力量。也许就像他说的,上天给他那么多考验,就是要他告诉别人,没有什么是过不了的。没有什么是无法面对的。我想协助他告诉大家,所以趁父亲节,做了这么一个特备单元。

虽然对他的故事不再陌生,然而,昨晚跟他的电话对话中,我再次被深深打动了…. 当他说:“爸爸好爱你”的时候。

~~~~~~~~

14/6 988Night听小故事:李成就 “爸爸好爱你”

21岁生日后,他的母亲从来就不放心让他自己行动。他不止 一次,想结束自己的生命,因为他不懂得如何继续生活。双 眼反反复复的病情让他陷入绝望中,因为他知道了,眼底出血不 但不能根治,唯一的后果只有一个:完全失明。

他的名字叫李成就。他想成为一名工程师,还获得了电器工程 的奖学金。只是,当他的视线一再模糊,他知道那只是梦想。 对他来说,眼睛瞎了就没有了明天。一直到某一天,他在医院里听见一群视障朋友开朗的笑声,他问自己,为何我们 同样都看不到,他们却比我快乐。于是他主动接触他们,他才发现,失明并没那么绝望。

他跟着这群新朋友去到了视障训练中心,他开窍:要努力活下 去,就要站起来。他努力学习。开始相信生命只要努力,就 有希望。培训中心所教导的所有技能,他都学会了。从学习 用枴杖走路,到为讨生活的技能,如视障人士可以从事的电话接 线员,按摩,手工艺术等等,他全都掌握了。

同时,他也接触了运动。他发现运动能为他增强自信,虽然训 练的过程很困难,他坚韧的坚持,还以成为国手,进军奥林匹克 残疾人士运动会作为目标。

虽然从培训班毕业后,他遇上了找不到工作的麻烦;他于是开 始经营自己的盲人按摩中心,而且是全国第一家。从开始的 惨淡经营到收支平衡,他花了三年时间。这段期间,他也遇上了 他的爱情。一位弱视的女孩。

步入29岁的李成就,已经成功证明他能都独立生活,拥有自 己的事业,美满的婚姻,还以铅球国手的身份代表国家出征巴塞 罗纳残奥会。而且,太太肚子里怀有一个新生命。

对李成就来说,他从没想过,他曾经要放弃的生命会如此幸福美 满。这个新生命将是他的生命的一个全新希望。

孩子出生那一天,李成就在阵痛中的太太身边。机器发出响亮 的声音,测着肚子里宝宝的心跳。突然,宝宝的心跳停下了。 李成就开始慌张,赶紧叫护士。护士来到时宝宝的心跳恢 复了,护士觉得没有大碍,没有叫医生。可是没多久心跳又 停下了。当再把医生叫来,决定动手术将孩子取出,孩子因为脐带勒着颈项,脑部缺氧,而严重残缺了。

孩子在医院里住了两个月。保住了生命,却失去所有常人的功 能。她无法自己进食,无法自己喝水,无法说话,无法坐立,也 无法走动….

李成就抱着自己的孩子。他的痛苦,比自己失去视觉更深切。 他当下做了了一个决定。他要坚持下去。他要比任何人都坚强。 他说,太太、孩子比他自己更重要。

今天,问他如果有办法让18岁,依然没办法自己进食,无法自己喝水,无法说话,无法坐立,也无法走动的女儿意会到他 说的话,他会对她说什么,他只简单的说了一句:“爸爸好爱你。”

~~~~~~~

就像演唱会。

也许就是这样的。现场的尖叫、亢奋与感动,我们追求的感观刺激,都比演唱会的“演唱”部分来得更重要。我发现自己对于中气不足五音不全的严重问题原来都可以一并接受。甚至一并喜欢。那原来可是是重点以外的事情。

当他从我身前掠过。我感觉到的一股力量。这力量不来自他,却来自我心里的澎湃。所以他是不是他,原来也不重要。

人生也不过如此。如果我要得到的是你的掌声,我不一定要当伟人。我只需要当你眼中那个认为让你有力量的人。我不是富翁,不是首相,不是慈善家,不是律师、医生、会计师、工程师、警察、法官…. 但我们在这舞台都有一点属于自己的灯光。

我不必你为我鼓掌 >> 这是假话。我更希望你因为想为我鼓掌而找到为自己鼓掌的动力  >> 这是凌晨时分不想睡而看见几则不错的部落格文章和fb留言所引发的感触。

我看见有人怀念已经过去式的人物、事情和东西。我发现我还是想说这一句:当那一天来临,请不要怀念我。虽然我知道我会为你愿意怀念我而欣慰,但是请不要怀念我。因为为自己鼓掌比为我鼓掌来得重要。如果为了无法为我鼓掌而感伤,为我鼓掌的意义就不存在了。我只是一个你偶尔通过空气接触到的声音。重点不是我,而是你从声音中所得到的。

我真的很爱那天看的演唱会。虽然重点根本不是演唱。

p/s: 写于重返广播界的第363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