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们。都结婚去了

这主题用了很多遍。这次用在一个当年一起完成梦想的朋友身上。

其实跟他相处的机会很少。少得用手指都能数得出我们见面的次数。就像plurk.com的成员一样,遍布各地可就是能够做出好康来。我们当年就是这样开始的。他人在北马。我们用email, msn, 电话沟通。每次他把prototype做出来我们就上网讨论。一点一点斟酌。有时候话说不清楚我就干脆用画的。有一次干脆开车北上一起脑力激荡。三个大男人躲在一间酒店房里,挤在一张双人床上,想了一大堆好玩的花样。然后很兴奋很兴奋的回家。我们当时想的结构简直可以媲美现在的fb!……只是来不及做出来罢了…..

如果没有他,610t是不存在的。我们有的只是构思。他有的是技术。当年我们对BBS一窍不通。会搞出一个原创论坛,全归功于他。

610t三个网主他先拉天窗了。另一个也快宴请了。所以我又可以唱一次:朋友们都结婚去了。

志豪,恭喜啦!

ps:

发现最近在提起610t的时候都在用一种缅怀过去的语气。开始在想自己是不是已经成为了那种只懂得话当年的老头子。虽然话当年没有什么不好;至少有当年可以话嘛。你以为每个人都有的啊。但老话当年是不是表示自己的今年和明年都没有变成往后可以话的当年啊?还要将照片变成黑白呈现。有病啊我。

Doorway to H

在酒厂闲逛,看到这一道门。朋友看见,觉得像是通往天堂之门。殊不知门后是一处千米悬崖。直落爱琴海。

Heaven与Hell都姓H。

我们是去看人家怎么酿酒的。Santorini的葡萄不攀藤,都在沙地上打转,转成一个鸟巢状。葡萄结成了就安逸的在巢中成长。因为干燥。风大。这样果子损坏的机率会降低。这些葡萄树若知道他们原来可以高攀的本能是被人类拒绝的,不懂会不会觉得委屈。

也许那就是为什么,酿出来的酒味道还好而已。

空。位

对空椅子有一种无法解释的喜欢。

电影院里的椅子总是整整齐齐安安静静的依着梯级排队。每一张都在期待一个热屁股亲热的往它脸上靠。像是放学回家在大门猛摇尾巴的家犬。电影开映。它依旧空荡。荧幕上的光影投影在它身上。它们就静静的观赏。无论看过多少遍。毫无怨言的坚持不离场。

总觉得它们都有自己的生命。偶尔期待偶尔张望或发呆。

就像生活。

猫。

我想是那幅慵懒的姿态让人着迷。我们都想慵懒。即使饿肚子也可以用很酷的表情过日子。

在那些卖明信片的摊位看到的明信片堆里一定有几张猫特写。猫旁边写着Greece。好像猫就等于希腊。的确如此。希腊很多猫。每一个角落都看得到。没有详查原因。我相信猫在希腊和牛在印度的地位应该同等。没有一只猫是怕人的。至少我遇见的是这样。

突然有这个问题:人类为什么养宠物?为什么把其他动物当孩子一样养?把它们搞成没有人类不能生存的生物?硬要它们依赖我们?动物界里人是唯一把其他动物当宠物饲养的吧?如果猫狗会发问,它们会不会也好奇?又或许根本不在乎。有得吃有得住就不要问那么多。恩。

比老。

没有问他年纪多大,估计应该70出头。第一个迎接我们的希腊人。

满头白发满脸笑容的老人家。是我们的导游。说话有条有理。知识渊博。讲起希腊的神话像一个讲古佬。说起历史像一个考古家。一点都不马虎。

说着希腊人口老化的现象,他淡淡的说自己那一代只养一个孩子。现在儿子如果结婚看来根本不打算养孩子。

领队的背包被偷,他愤慨的说非法外劳太多。

经过脏乱的街巷,他平静的说那是城市的后院。

回想在新加坡香港停驻的那些日子,他骄傲的说那是和亚洲亲密的过去。

他右手用叉子吃沙律,左手抓着右手腕。有时候还是无法控制不停颤动的右手。

他的脚,却健步如飞。

他说有一家kebab很好吃的餐厅就在步行10分钟后能抵达的巷子里。我们以慢跑的速度才能勉强将和他之间的距缩到50米。结果花了接近20分钟才气喘喘的坐下。老爸说自己是老人家啊,跟不上。他紧接:“我也是啊”。当。头。棒。喝。

他面前谁有资格说老啊。

上星期六在《嘻哈M字辈》里说退休与否的话题。我想起他。

 

寂。

就那一瞬间。世界停顿在一个过不去的点。很大。很大。世界变得很大。很小。很小。自己变得很小。很多。很多。填不满的空间很多。空气在屏息。只听见自己呼吸。呼吸。呼吸。等待那过不去的过去。等待那过不去的过去。等待那过不去的过去。

然后。就过去了。

世界还是很大。自己还是很小。空气。在呼吸了。

Catching the Moment。也是一个M。

我喜欢停格的感觉。

Bitten by the photography bugs. 在还没搞清楚什么是光圈什么是快门那些摄影人应该熟练的名词前就假专业的拿相机乱拍。然后身边就出现很热忱要提供协助的朋友。那天SH看过我在希腊拍的照片后可能是觉得惨不忍睹,于是约我们两个刚买DSLR的初哥一起去跟专业的人拍照。经过他们指点迷津才搞清楚一点点端倪。就一点点。恩… 现在也开始忘记了….

其实也搞不懂这些是好是坏。就是有我喜欢的感觉。如此而已。即使生硬也是我的作品。说过部落格本该生硬。你爽就看一看。看了不爽也无所谓。反正我自爽。

没有所谓的风格。没有所谓的意境。我只是喜欢停格的感觉。

Catching the Moment in Petaling Street。也是一个M。 M字辈嘛…..

仙。家

看来人都想以仙人自居。不食人间烟火。六亲不认。与世隔绝。

以修炼之名找一个美得不得了的深山野岭。费尽所有力量在人类最不方便过活的地方过活。

修着修着就建起足以纳入世界奇观大全的寺庙。

不要以为那是自命清高的少林寺武当派这些中国人干的事。在希腊原来也有这伙人的存在。

那一堆石头看来像是老天某天不小心打了个喷嚏鼻涕洒了满地后凝固定型的标本。也许老天的那个喷嚏打得很大。鼻涕洒在世界各角落。在桂林有。在怡保也看得到。只是怡保的很小儿科。桂林的有一些没有凝固的鼻涕聚集成了清澈的大湖。希腊的就是层层叠叠的大石头。

于是基督徒爬到大石头上盖起了他们的修道院。在悬崖山谷间将石头一块一块的砌成膜拜上帝的房子。在墙上漆上圣经说的故事。顶端那些和石头结合成一体的人造景象在早上来不及散去的云雾里描绘出的是一幅仙境水墨画。这一刻看不清楚的下一秒毫不掩饰的让妳看个够。云与云之间仿佛协议轮留为它们一一蒙面纱。晨光透过云雾投射的温暖被夜里穿梭在山谷里舍不得离开的冰凉晚风吹散。两者的拉锯随着大地自转告终。烟消云散后神秘不再。终于看清楚被风雕塑成看来快站不稳的石山。山腰那深深的划痕张扬着快把山给斩断的凶狠表情。那直挺挺的山崖旁原来竖立着另一座倾斜的小石山。唯一稳健的是那些偶尔方块偶尔圆顶的修道院。

历尽风霜所以浪漫。这些修道院在土耳其占领希腊的400年间几乎完全被摧毁。仅剩的六座如今凭游客的入门票继续铺张人与神的沟通场景。那些立志与世隔绝的修行士再也隔绝不了好奇的世人。唯能在旅客面前低头走过避免闪着光的相机沾污了纯净得不曾以物质装饰的灵魂。

这些穿着像忍者的修女道士虽然看来不怎么轻盈。可在仙境般的地方总忍不住会想像他们都有飞檐走壁的神功。要不怎么把房子盖在不着边际的石头上。要在山谷间穿行若练得一身轻功一定方便许多。导游说我们现在脚下踏着的梯级从前是不存在的。如此崎岖迂回的路若少了梯级更让我对他们武功高强的想像变得浪漫。也许他们闭关修行就为了在石山群中飞跳。在这座修道院呆闷了晚上就从窗口飞到另一座修道院聊天。煮饭不够盐就千里传音让隔山的修女找飞鸽送来。云雾太大运气大呼便马上万里晴空。盖房的栋梁瓦砖从山下轻轻一抛就直达山头。

近年由于游客量大增。修道士还必须练就隐身术。武功高强的还能发功将整座修道院隐身。其实石山群间每一座山头都有修道院。每天清晨太阳升起前道长们都在各自的道院屋顶集体发功。当修道院接触东方的第一道阳光就会从空气中消失。凡夫俗子肉眼看到的就只有那六座道长功力不足的修道院。还有。修行士若要发功都必须脱下黑外衣以保持低调形象。然而只要面对突如其来的人造闪光长年修行就会前功尽弃。闪光灯是废功的唯一方式。

想像完毕。过瘾。

游客一团一团的沿着梯级拜修道院。导游一组一组的说着墙画的故事。石山一座一座的在数码相机里停格。

别傻了。才没那么容易让你看清楚。

Meteora, Greece.

不要颁奖给我。

早上放了衣服到洗衣机里。洗衣其实很简单。只要每天穿的尽量限制在t-shirt和牛仔裤的范围内,一个星期将它们倒入自动打转的机器就给你转转转个干净。晾衣服就比较麻烦。早上的太阳只往客厅照。所以都将湿衣服晾在三人沙发背后向东的窗口前。看美食节目嗅到的是洗衣粉在阳光照耀中蒸发的味道。扫兴。

今天本来就计划不做些什么。学别人星期天放假。打开电脑还是先开了昨晚没有完成的ps档。穿着制服一副很该死样子的封面人物。沿着他的身体用滑鼠点击,到肚腩的时候想起希腊看到的警察其实都没有肚腩。团友说到警局陪包包被偷的领队报案时感觉像“回到大马警局”。但是人家身材外型都好好看。在雅典那条名牌街道也看到很多身穿警察t-shirt带墨镜的人站岗。好像也没有看见肚腩。胸肌倒很发达。KK那天看见我挂了恶心表情说你的肚腩就快和我一样大了。恩。我能不能说这就是一个马来西亚精神啊?

还是决定把ps档关掉。那天跑去Petaling Street学摄影发烧友拍的照应该要处理一下。虽然也是用ps。昨晚和我一样当小跟班的c兴奋的说用raw file原来可以玩很多花样。玩了一整个晚上然后说原来我们那天拍到的照片真的很好看。我懂啊。最近在这里张贴的希腊照片都是毫无修饰的。就连颜色都没有调过。因为总觉得部落格这回事本来就应该很生硬很自我。所以写不好的词也能够张贴。语无伦次的喃喃自语也贴。这样乱贴乱贴竟然又贴入围了。这是第二次。主办的说前年入围60个。去年50个。今年“伤透脑筋”挤出30个。明白的。我以前在学校跑马拉松也是为了让场面好看充数量的那种。后来干脆站在一边一身白色当救伤队点缀画面。其实怕死有人晕倒。人是很重的。

这算是入围感言吧?谢谢给脸啊。这毫无规划想写就写的部落格如果得奖会笑坏人。不要颁奖给我。我怕大牙掉满地。

…..

贴一张无关痛痒的照片给你看。

ps. 也是没有修饰的jpeg档来的。怎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