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了一卡奥斯卡

我试过在主持一个“国家领袖夫人”级别贵宾出席的大型颁奖礼时,主办单位为了要将成绩保密,不准司仪拥有完整名单。成绩仅在颁奖时播出的视频中公布。主办方对我们的不信任其实很令人错愕。但是工作接下了,还是要把事情做好的。当时我与搭档偷偷去影音控台要求看视频,偷偷把成绩抄下,以防万一。万一视频播不出,万一流程要调整,万一…….

结果,那天“万一”真的发生。由于每个得奖人的揭晓视频长达两到三分钟,一共有近20名得奖人,一直站在舞台上的颁奖贵宾颁到第四个奖就不耐烦,指示她的助理群来要求司仪跳过所有视频直接公布成绩,迅速“解决”冗长的颁奖过程。

我们带着笑脸面对观众,却在间歇时承受多方不断的来干扰与施压。我们无法擅自窜改流程,但在混乱中应该决策的节目策划当时宣告失踪。嘉宾助理群几乎用呼喝的方式站在司仪讲台边要我们改流程,没有人来帮助沟通与决策。后来节目策划终于现身,并决定不播视频要我们直接公布成绩。可笑的是,没有人有完整名单。连节目策划也没有。我们两掏出刚刚偷偷抄下的名单,将颁奖礼完成。

主持与制作单位的互信是很重要的。我们当时不被信任,就意识到这是个不专业的制作群。于是,我们自己必须采取行动以防万一。

奥斯卡2017颁错奖的乌龙,的确很尴尬。尴尬归尴尬,会造成这样的情况,看来其实是制作单位给错手卡,将最佳女主角的手卡错发给最佳电影颁奖人。

站在直播节目舞台上的任何人,对制作群一般都会给予近乎百分百信任。任何质疑都会让场面难看。颁奖人在看到手卡后,明显心有存疑,但决定读出卡片上的电影名字,绝对是建立在信任制作群的专业基础上。

可怜的是,这类失误即使明显是制作群失误,大家只会记得“报错名”的司仪或颁奖人。一如2015 Miss Universe发生的类似失误,导因其实是手卡写得混乱,但大家脑海里留下的是Steve Harvey尴尬道歉的局面。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