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面墙的空位

Screen Shot 2014-05-10 at 2.30.08 PM

对于出书这回事,我在还没有正式进行的时候就有所保留。在印刷界出版界十几年,对于这一行的每一个小细节若说不上了如指掌,套陈峰大哥的一句话:十年一个专,我这半桶水也算得上是一个小砖块吧?从成本到发行,我清楚知道最终会是吃力不讨好的。即使许多听众一再要求我将原创故事收编成书,我始终有所保留。

只是,2012年的7月,出书成了我为了保护一份我热爱的工作而必须做的事情。是的。那是在我认为我竭尽所能的范围里能够做得好的唯一一件事。于是我主动整理文字,将内容概念排版与整体形式都策划好,然后主动积极的找出版商洽谈。是的,是我自己一个人去打电话敲门找人家的。不是有人找我出书。也没有经纪人没有保姆没有助理去帮我拉线。幸运的是我的时机恰巧和其中一家出版社策略谋和,于是就做了。

读者与听众的积极反应很令人欣慰。但是我在那之后并未马上规划出第二本。是在大家频频询问,出版社不断的游说下,我才转了念。只是心里也很清楚知道,一个非专业作者第一次出书也许能凭新鲜感引起注目,第二次就很容易成了大家眼中的例常公事,要超越首本的效果相当困难。

可想而知我对于第三次出书效果的期望有多么低。但此时此刻会出的原因…. 不。不因为之前的‘成绩’好,如何定夺成绩好坏还真的相当匪夷所思;若以销量定夺…. 不。不因为销量佳,出版社给我的销量报表令我冒汗惭愧决定再也不要害别人,我推算人家仓库里应该还有足以喂食蛀书虫10年的量。不。也不因为例常公事,广播员凭什么把出书视为事业?自资出书这回事也绝对不能成为我的例常公事。

我狠下心决定再出,是因为某一个看了书而有多一份毅力勇敢面对生活的眼神。某一对听了故事想将领悟与力量收藏的耳朵。还有也许最关键的推动,是衷心为我奋斗了5年的这家电台给力。

我笨。从第一本随CD附送的Night听笔记本,到Night听Show,聆听会到这一本书等等等等等,都是我相当一厢情愿用自己的方式衡量当时候对电台对节目最有利的策略与方式狠下心付出的。我的确笨。但我绝对不会笨到让这一些都变成只是为策略而运作的动作。对我来说,更重要的是内容。

我将这些都视为机会,传达想法、感悟、力量的机会。所以即使在策略上不成功,我依旧会满足于仅仅一个因为我的书、我的讲座、我的讯息而得到力量的人。一个,我就无悔了。我既然已经做了,为了有这一个人的存在,我绝对不能马虎。

我不懂会不会有下一次。我很害怕看到一堆筑成一面高墙的书在我家客厅里提醒着自己的笨。但这一次无论我会不会血本无归,我竟然决定了,就不想了。

在进行书本最后校对与编辑时忽然感触而写。在送印之前…我还是随时有回头的机会。也许更实际的是整理一下客厅,准备一面新墙的空位。

8 thoughts on “一面墙的空位

  1. 彪民,你的书是我非常珍藏的书。每一个故事看了都感触很深,而且百看不腻。谢谢你用文字带给我感动。加油!

  2. 因为相信文字的力量,也因为相信化为文字的故事不止更易于收藏,每一次的阅读也可能有不同的感悟,因此一直期待着《20几岁一定要做的事》出版成书。

    当初因为在空中听见“谭诗佩的笨猪跳”而认识“今晚最Night听”至今,我终于收集了全部三本创作,谢谢彪民的用心与热忱,让目前处在不断迷路与摸索阶段的我,也从中得到能量与鼓励,为生活努力,并相信一切未知的可能。

    今天在第九届海外华文书市听了你们的分享,内心当下就产生了共鸣。毕竟基于中文组出生的因素,我们自然也对于文字有一定情结。虽然有些可惜没将早前网购的《20几岁一定要做的事》带上,让你在签名同时也加上我的名字(而不是大名 ),明天也因工作而无法出席分享会。但还是祝你们明天的分享会一切顺利,并吸引更多人认识你们,把你们所相信的传给大家。

    加油!

    1. 谢谢你!:)
      继续加油… 其实书里还有很多可以改进的部分(尤其是上两本)。校对工作做得不足,希望不会影响你阅读的雅兴。

  3. 彪民大哥你好!我很珍惜你写的每一篇故事,都带给我很多的想象和想法。=)
    想请问你总共结集出版了多少本书呢,我想把书本收集起来,自己能看,身边的人也能看。想把这份感动带给身边的人。 =)

  4. 请问还能买到您的书吗?邮寄等的方法

    2014-05-10 15:54 GMT+08:00 “留意聆听.彪民” :

    > owner posted: ”
    > 对于出书这回事,我在还没有正式进行的时候就有所保留。在印刷界出版界十几年,对于这一行的每一个小细节若说不上了如指掌,套陈峰大哥的一句话:十年一个专,我这半桶水也算得上是一个小砖块吧?从成本到发行,我清楚知道最终会是吃力不讨好的。即使许多听众一再要求我将原创故事收编成书,我始终有所保留。
    > 只是,2012年的7月,出书成了我为了保护一份我热爱的工作而必须做的事情。是的。那是在我认为我竭尽所能的范围里能够做得好的唯一一件事。于是我主动整理文字,将内容概念排版与整体形式都策划好,然后主动积极的找出版”
    >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