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红包。

不同的地方有不同的红包习俗。马来西亚华人一般的习惯都是把发红包作为成家以后的动作,而香港人的习俗则是凡有赚钱能力的朋友, 无论结婚与否,都有发红包的义务。

最近在电台节目里聊起了这个课题,到底那一个做法比较值得推崇。

其实红包的原意是压岁。这个传统始于父母亲为孩子压岁,在除夕夜将红包压在孩子的枕头下,压过了那一晚就是一年,就压过了一岁。而孩子在除夕也也有为父母守岁的习俗,除夕晚上不睡觉,为父母守过了那一晚就是一年,就守过了一岁。意义总是在为自己的至亲祝愿祈福。然而后来为何压岁钱变成了发红包的习俗,相信就该是本着为小孩祝愿,为长辈祈福的心情。大家的经济能力较好了,那么就不只为自己的至亲祝福,而将福报扩大到身边的朋友们。

与其不追究为何分发红包的资格在不同区域会有不同标准,然而以现代城市人普遍迟婚的现象看来,派红包这回事可能会渐渐变成中年后才能做的事情。也许一定程度上是和情理了。由于通货膨胀与生活压力,一个单身的城市人,在初踏入社会,要养活自己可能都成问题。80后的许多年轻人,许多虽然工作了,却还得以来父母的供养才能过得较舒服。春节还得发红包,必定会造成更大的经济压力。那最后,这个压力就会落在他们的父母身上了。

以目前城市家庭都由双收入的趋势看来,除了新婚的第一个春节,结婚后两人只需要发一个红包,准备红包钱的压力相对减少。加上孩子同时候也会收到亲戚朋友的分发的红包,其实就等同于间接为自己的孩子准备了压岁钱。于是,分发红包这回事成了与为自己的孩子祝愿祈福有相同的意义,没有乖离传统上压岁钱的本意。

当然,有能力的朋友们无论是单身或已婚,若然有发红包为朋友祝愿的心,也不外是件好事。然而如果那成为了一种义务,就会造成不必要的压力,间接造成年轻人避年,对春节失去热忱的现象。

我倒觉得分发红包的对象这回事值得检讨一下。不该以“未结婚”就应该得到红包作为标准。应该以“未有赚钱能力”作为准则。你们说呢?

(本文刊登于联合日报)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