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车。

由于一个星期在电台主持两个晚上的深夜节目,常常必须在深夜独自一人开车回家。我其实相当享受在通畅无阻的城市公路上开车。少了繁忙时间的阻塞。也同时少了烈日下的高温折腾。

然而在深夜的城市公路开车,其实有好几个情况,会让人心惊胆跳的。

不止一次听说有人在夜里针对开车人士进行抢劫。手法有很多种,包括匪徒以撞击夜行车辆的方式制造假车祸,当司机停下看个究竟的时候,就掏出武器抢走财物车子。于是我常常提醒自己,除非车子被撞得无法行驶,在任何情况下发生车祸,都不要停车或下车;应该选择将车子开到最接近的警察局,马上备案。

另外担心的就是飞车党。深夜空气凉爽,许多骑着摩托的飞车党都会选择在这个时候在公路上飞驰。他们要寻找的是刺激与快感,人烟稀少的夜间公路最能够满足他们的欲望。然而不知道何时开始,速度已经无法满足他们,如果在公路上看见其他汽车,他们总会故意靠近,对深夜驾驶人士高声呼啸,有时候还会往车镜撒水与垃圾挑衅对方。

遇到飞车党,我唯有提醒自己保持冷静,不做出反击或冲动的回应动作。保持耐性很重要,不加速也不要显得慌张。飞车党很多时候是年少轻狂,不一定有刻意伤害他人的念头,一般觉得挑衅无效,会自讨没趣的离开。当然如果附近就有警察局或公寓警卫亭,也应该选择开进这些场地。于是,我尽量选择较多车子的路线,以避免让自己在公路上落单而轻易的成为飞车党的目标。

在深夜遇上交通灯其实是蛮令人懊恼的事情。如果遇上红灯,我自然会停下。但是当望后镜出现摩托车,心里就会有点紧张。破镜掠夺匪往往就会趁机会砸破你的车镜,企图抢走你车座里的财务。最轻易

的目标就是我的小公事包。友人曾经被强匪用重石头由驾驶座位车镜砸破车窗,然后探头进车子夺走放在乘客座位下方的公事包。当时候石头砸破车镜后直接压在友人手上,导致手骨多处骨折,在医院趟了一个星期。

如果遇上绿灯,我自然会继续行驶。然而开出路口的同时,心里还是会紧张。深夜开车的人,仿佛都有闯红灯的冲动。无论是为了躲避可能出现的砸镜攫夺匪;还是因为看见路上空无一车,没有耐心等待红灯转绿而选择继续往前行,对我来说都是一种威胁。我不知道会不会就在同一个路口遇上将夜间的公路视为己有的司机。除了放慢车速,其实我只能无可奈何的听天由命。

前面几个忧虑,也许我们能将问题归咎于世风日下治安败坏。然而最后一项,我想是每一个驾驶人士都应该可以主动改变的情况。下一回,你在深夜空无一车的公路上遇上红灯,踩油门前进的时候,即使没有导致任何祸害,请你想一想,你制造的是大于一场车祸的祸害——你制造了千万个驾驶人士的恐惧。

(本文刊登于联合日报)

One thought on “夜车。

  1. 有一次和朋友喝茶,回家途中被两个骑着motor的外劳跟踪,那时很害怕又不敢直接回家-.-”’
    只有踩油门往前冲,还好后来他们追不上来。现在每次晚上开车都会觉得那是危险的。要小心+注意安全。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