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ight听小故事:谢谢你的那些年(下)

On Air有声版:http://www.myaudiocast.com/pmwang/episode/6416/

我是江诗慧。中五会考前的一个星期,石均盛对我说了一句话,我一直记得。他说,他希望能跟我考上同一所学院。

我当时好想对他说:好…..

我从小就跟别人不一样。我每个月都要到医院报到一次。我患有先天性地中海贫血症。

我记得我6岁开始上幼儿园的时候,老师向所有同学讲解了我的病情,小朋友虽然不怎么了解什么是贫血症,但是大家都在老师的鼓励下对我很好。有吃的他们一定分给我吃。要玩的他们也让给我玩。可是,我慢慢的就觉得同学们其实是很可怜我。因为我要死了,所以同情我。

我不喜欢被同情。我要跟大家一样,过着平凡的生活。

所以我后来上小学、中学,都坚持爸妈不能让学校说出我的情况。同学们都不知道我有病。但是瘦弱的身体,苍白的脸色,似乎就是要把我出卖的跟随着我。我自嘲的为自己按了僵尸玉女的花名,常常搞笑娱乐大家,让大家忘切我的与众不同。而且,我希望如果有一天我真的死了,大家记得的,是一个开朗快乐的江诗慧。而不是一个体弱多病的弱质女生。

我其实并没有想从同学们身上得到什么。我甚至不敢跟任何一个同学成为好朋友。以我的病情,能够活过15岁已经很难得。在找不到合适的骨髓的情况下,我是活不过20岁的。我不忍心让更多关心我的人失去我。爸爸妈妈将会是我最舍不得的人,这些同学们,就继续让他们是我不怎么熟悉的同学好了。就让他们都认为我是一个可爱的小丑吧。人生啊,笑笑就没烦恼嘛。

中三那年,石均盛的父母遇上车祸意外去世。同学们都不懂得如何安慰他。老师还在课室里要大家给石均盛爱的鼓励,让他勇敢坚强!天啊!我看见大家都用同情怜悯的眼光看他。我看见石均盛在大家面前假装勇敢,于是我忍不住找了一个机会跟他说:“你要好好的悲痛!好好的哀悼!因为你已经不再一样了!”

因为我了解那种每个人都好像很能够了解你的伤痛却其实一点都不懂你的感觉,那种越多人同情你你越觉得孤单的落寞。我们抱头痛苦,我感觉到他的痛,犹如我看不到未来的痛。

然后我们之间似乎有了特别的默契。我察觉到他不对劲,就会给他鼓励。有时候我心情不好,也会找他训话。听起来像时说他的不是,但其实我只是在发泄… 而且,看见他积极生活,我也得到力量。有时候,我觉得他可以成为我的好朋友。可是,我越觉得他可爱,越害怕那一天到来时对他造成的伤害。

中五会考前的一个星期,石均盛对我说了一句话,我一直记得。他说,他希望能跟我考上同一所学院。

我当时好想对他说:好…..

只是当时候,医生在澳洲寻找到合适我的骨髓。我将到澳洲进行手术。我不懂是否会成功。我当时有告诉石均盛真相的冲动的… 可是,他要参加会考了。我不想他因此为我担忧而影响会考表现。因此,我只说:谁要跟你上同一所学院啊?我要上僵尸大学研究僵尸学的!

我没有参加会考,就去了澳洲进行手术。我想,如果成功,我就会回来找石均盛。跟当好朋友。

只是移植骨髓的手术不顺利,我的身体出现排斥的现象,很多状况,并发症。时好时坏的病情,让我不停进出手术室,在病床上躺了接近一年。 身体状态后来一直不稳定,于是我们就投靠在澳洲的大伯….定居在澳洲。

所以,我一直都没有再回来。虽然偶尔会想念旧同学,但是,我并不觉得我在大家的生命里有什么重量。我不过是一个爱搞怪的小丑。却没想到,原来每一年的聚餐,他们都会说起我。而且… 原来石均盛,当年是喜欢我的。

石均盛,谢谢你喜欢我。我的同学,谢谢你们想念我,我现在虽然颈项以下的身体部位,都失去了知觉,但是你们对我的想念,会让我更勇敢的面对自己的残缺的。你们给了我我要的平凡,你们让我一直以为卑微的那些年,变得有意思了。请原谅我没有打开心房,其实,是因为我很在意你们啊。这,你们懂吧?

(故事纯属虚构)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