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战无胜算。

巫统主席提出有胜算才能在来届大选上场的说法,引起了一阵慌乱。怎么定义有胜算?谁决定有胜算?

这个所谓的“有胜算”的定义虽然一直到大家达致低调处理的默契后都无法有一个明确交代,值得关注的一点却是党主席兼首相大人在提出这个想法的时候,有特别提及“懂得善用网路的候选人将有优势”的条件。这再次体现了国阵对于新媒体策略的重视,又或许是深信308重挫以及近年来的政治风雨和在野党善用新媒体不无关系。

国阵阵营近年来对网路的攻势出尽全力。除了议员本身努力经营,据说也聘请了不少抢手代打。可惜无论出多少力气,效果总是惨不忍睹。大多数网友对在朝议员网页的回应与留言都不友善。早前还有网友在首相的面子书留言要对方“闭嘴”,引来众多网友的称赞与吹捧。

这些都被在朝阵营解读为“在野拥有强大的网络策略”。其实不然。在野不但没有所谓的“强大的网络策略”,甚至和在朝阵营一样,根本无法掌握网友趋势与反应。有些议题更是因为网友的自我解读与议论,才引起在野阵营的留意。换句话说,是热血的网友为在野策划对策,而非反之。

大多数网友的言论与反应之所以会给大家倾向支持在野阵营,其实是在朝过去几十年种下的因。这许多年,一般民众即使从来不曾被煽动法令、内安法令对付,却都有一种“要论政就必须压低音量”的压力。这甚至是大马家庭教育不可或缺的一环;不是吗?为了不要招惹麻烦,父母总会提醒孩子不要“乱说话”。

压抑了几十年,如今网络媒体让每一个人都能在最短的时间里把自己的经历、感受、意见向大众广播。当成千民众同时上网发言,当局要个别对付当然会应付不暇。当局也不是没有杀鸡儆猴的动作,然而却制造了反效果。可以这么说,每一个尝试控制或掌握网友发言的行动,都在催生更多异议网友。

而那些支持在朝阵营的民众为何都无法发挥网络力量呢?这些朋友从来都有公开欢呼的权利,他们在现实中无法完成的事情不多。即使是攻击在野阵营的荒谬言论,写一篇文章开一个记者会就有媒体争相报道。他们根本不屑网络管道。那也就是为什么,在朝阵营的网络战必须花钱投资,而在野的却只凭网友的一股热血就能完成。

以不面对并不承认网友议论的方式处之,只会让更多国人以“心里有鬼”的角度解读在朝阵营的心态,因此让流言与事实的界限一再模糊。在朝唯一瓦解网络议论的策略只有一个:完全开放传统电子与平面媒体的言论尺度。

首先就是让大家都有机会公开讨论网友的所有议论,无论是流言还是真实的,只要异议网友在传统媒体得到了同等的议论平台,网络媒体的力量就会相对来得小。再来就是弃用惩罚制,而用正视议论的方式提高网友的言论责任。承认网友议论的确是不可忽视的监督力量,正视每一个投诉与意见,让网友感受政府为调查每个议论而必须投入调查资源,提高网友的社会责任,因而减少猜测性与不负责任的议论。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