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去。

你说被教授训话。当年最出色的学生现在尽干不相关的活。

我说那你教希腊语吧。开个单元一周一句。后来你说。忘了。还给教授了。越过爱琴海前地陪说了一个王子拯救童男玉女和怪兽厮杀爱上公主的神话。我想起你说你曾看见妖魔。神话里那个投爱琴海自尽的国王突然长了你的脸。和你的肚腩。我在巴士里独自傻笑起来。听到别人说希腊话。你会懂得翻译吧?虽然你可能也只胡乱说一些你想像他们会说的。然后说你学的是古希腊文。他们说的不一样或太快或带当地腔云云。我会迅速在脑中推敲那些真那些假。然后在心底会心一笑。再对你傻笑。接一个无关痛痒但是让你得意的话。再加一句酸你的话。两个装傻的人一起真笑。就是这样。

然后我在阿波罗神殿的石墙上看见了被释放的奴隶的名字。还有加上音符的诗。我知道这些你就会很认真很努力的看明白。然后像哲学家一样说着一些我也许明白或许不懂的道理。然后你就陷入你自己的思索空间里。思绪飘到很远很远的地方。

那是我认识的你。

我只拨了一通电话给你。因为我不懂得把安慰的话说得好听。虽然你说早有预料。但是失落是很难掩饰的。

我是使劲的。无论是为了我。为了你。还是为了我们。又或是为了愿意聆听的他们。我们没有太丰盛的收成。懂得乐在其中。算是我自己的收获。我不懂有没有为你做了什么。但愿你得到的也是快乐。

你说你很想来希腊。在希腊的神话场景中穿梭时会偶尔想到的人自然会是你。

我不舍。因为很认真的努力过。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